卓邦音响在线支持

项目介绍 / Project introduction

戏曲舞台中的舞台音响的作用
戏曲舞台中的舞台音响的作用 分享到:

项目详情:

舞台艺术是戏剧综合艺术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音响设备也是舞台艺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通过人们听觉方面的刺激,使观众在产生审美娱乐的同时得到心灵上的共鸣。在舞台美术众多的表现手段中,舞台音响效果直接作用于人们的心灵,使人们通过听觉联想,对视觉形象进行再加工,对于创意一个完美的艺术整体有着自己独特的......

产品应用场景图 / Application scenarios

舞台艺术是戏剧综合艺术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音响设备也是舞台艺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通过人们听觉方面的刺激,使观众在产生审美娱乐的同时得到心灵上的共鸣。在舞台美术众多的表现手段中,舞台音响效果直接作用于人们的心灵,使人们通过听觉联想,对视觉形象进行再加工,对于创意一个完美的艺术整体有着自己独特的作用。舞台音响效果在戏剧艺术中主要是通过声音的大小、强弱、节奏的快慢以及不同的自然声响,来表现环境,渲染情绪气氛,揭示放大人物的心理矛盾,补充视觉形象表现的不足。它通过声音来作用于观众的心理,使观众产生环境联想。舞台音响效果的应用可以说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各种影视剧、舞台剧中等等,都少不了它的踪迹。舞台音响效果的使用,在舞台艺术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它是剧情、人物的个性息息相关。下面谈谈戏曲中的舞台音响效果在剧目中起到什么作用。

戏曲舞台中的舞台音响的作用

一、有利于塑造人物形象

舞台音响效果可以塑造人物形象,揭示人物的精神世界,可以有效的加强和丰富演员的表演情绪,推动人物内心世界的冲突。如排演的大型现代豫剧《风雨故园》,剧作者在剧中虚拟的小蜗牛,意蕴极深,成为全剧的亮点。小蜗牛的三次出现,紧扣主题,层层递进,表现了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下朱安不同阶段的心理过程。第一次出现是朱安得知鲁迅就要回家了:小蜗牛,我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门也很少出;还不漂亮,但只要我像你一样不停地爬,一定能爬到房顶的。 这就是朱安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她要像蜗牛一样地爬,就一定能爬到目的地。第二次出现在鲁迅接母亲、朱安进京后,朱安就是按着这个目标一步步地往前走;她把丈夫的被子抱进她屋里,她认为这样丈夫就会和她一起过日子。女师大的学生来家拜访鲁迅时,她热情欢迎,端茶倒水,大家在讨论女师大校长杨荫榆时,她误认为大家是想吃洋芋,讨好地:我做的洋芋可好吃了,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做。 她和孩子们一起学体操,她认为: 大先生会的,我也要会。但文化的差异,言语不通,志不同道不合,最终导致鲁迅和许广平离家,去厦门追求新的生活。期盼中的朱安被现实彻底击垮了,这时候小蜗牛第三次出现了。小蜗牛,我好比是你呀,从树底一点一点的往上爬,爬得虽慢,可总有一天会爬到树顶的,可是现在我没有力气爬了,我再也爬不动了。 此时的朱安才醒悟,醒悟后的她又默默地承受着,她认命了。这就是旧时代的中国妇女、旧时代中国人的人性,旧时代中国的文化。小蜗牛的出现,时刻牵引着观众的心,引导着观众去关注、去审视旧中国千千万万妇女的命运,她们像蜗牛一样背负着沉重的包袱,一步步往前爬,虽然不知道前面的路程有多远,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爬到目的地 ……在该剧演出中,根据导演的构思,每次小蜗牛出现的时候,都有一首小蜗牛的儿歌在伴随着:小蜗牛,小蜗牛,爬呀爬 ……”那清脆动人的儿歌声,深深的印在了观众的心里,這三次出现的儿歌,每次的唱法都是不同的,当然也代表了不同的意义,这是何等细腻地表现了角色的情绪,把观众的情绪和朱安的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引起了共鸣。在这里,小蜗牛的儿歌就是作为声响效果出现的。

戏曲舞台中的舞台音响的作用

二、有利于交代事件的时间、地点和季节

舞台音响效果具有清楚交代剧情时间、地点和季节变化的特点。如在现代豫剧《焦裕禄》中,序幕曲结束后观众就听到凌冽的北风在嗖嗖的刮着,通过时空转换,一下就把观众的情绪引到了寒冷的冬季,伴随着火车站广播的声音以及火车鸣笛的汽笛声,让观众知道这是发生在火车站的一幕。至于季节变化,舞台音响效果更能大显身手,如现代豫剧《焦裕禄》一场中卷着雪花飞舞的北风呼啸声,让观众联想到寒冷的冬天;抗洪一场中的电闪雷鸣、倾盆大雨,能让观众明白这是雷雨季节。另外还有现代豫剧《谢延信》中的布谷鸟叫声和蛐蛐的叫声等,都很好的表现出了当时的季节。

戏曲舞台中的舞台音响的作用

三、有利于促进剧情的发展

舞台音响效果可以推动事件和矛盾冲突发展,是人物关系尖锐化,加强矛盾冲突和人物命运转变。

现代豫剧《兰考往事焦裕禄》抗洪一场中,在焦裕禄和徐俊雅谈到女儿焦守凤的工作时,从乡下给焦裕禄找土蜂糖回来的焦守凤在听到父亲不让自己进县委机关,而是要让自己进县食品厂工作后,女儿伤心的说:爸,照你这么说,因为是你的女儿,我就不能进县委机关当打字员吗?因为是你的女儿,我就该永远永远的吃亏倒霉吗?”由于出发点不同,焦守凤被父亲训斥一顿,生气的将土蜂糖罐子摔了,转身跑了,此时伴随着一声沉闷而有力的炸雷,暴雨倾盆而下。紧接着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把焦裕禄从肝疼中惊醒,是瓦窑公社的韩大刚汇报工作的:说洪水已越过大堤进村了。随后焦裕禄和此时赶来的张欣理县长赶到抗洪现场,此时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大雨磅礴的效果声,为焦裕禄带领众乡亲抗洪抢险制造紧张气氛。如果没有以上舞台音响效果的促进,光靠演员跳来翻去是无法制造这种紧张抢险气氛的。此时的舞台音响效果至少起到了四种作用:一是时间的间隙,二是天气的恶劣,三是烘托了剧情气氛,四是为焦裕禄去郑州看病和乡亲们告别做了铺垫。在剧的最后乡亲们给焦裕禄送行时,焦裕禄说: 乡亲们,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最后一句加了混响效果延时,此时表达了焦裕禄对乡亲们的不舍,更表达了对兰考这块热土的不舍,因为这里还有他未完的夙愿。

舞台音响效果是舞台艺术的重要表现手段,观众在剧院里除了用眼睛观看,还要用耳朵去倾听。舞台音响效果是听觉上的点染,是辅助演出的另一种艺术手段,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舞台音响效果是艺术中的另一种语言手段。所以,我们在创作过程中,要重视舞台音响效果的使用。合理巧妙的运用舞台音响效果,不仅渲染了气氛,塑造了人物,而且加强了戏曲效果,扩大了听觉领域,拓展了编剧、导演、演员和舞台音响师施展技艺的空间,给戏曲表演艺术带来了新的魅力。

舞台音响效果在舞台气氛中的作用,逐渐被人们所重视,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千变万化的新型舞台音响设备涌现出来,这就要求我们更新观念,接受新事务,掌握新设备的功能和技巧,进一步挖掘和总结经验。一方面,在理论上弄清楚,另一方面,用理论去指导实践,不断提高自身的艺术修养等等。只有这样,才能在舞台气氛中,把舞台音响效果达到理想的最佳状态。让人们观赏完圆满的舞台气氛的展现之后,真正的感受到舞台音响效果是十分重要的,是令人难忘的。在成功的舞台气氛的展现中,舞台音响效果应摆在举足轻重的位置。